李总理:确保搬迁一户、稳定脱贫一户,为打赢脱贫攻坚战

扶贫爱心  |  2017-09-24 11:26
阅读:
0
忽然天就冷了,走在街上的人们都缩起了脖子,嘴里哈出一团团白色的雾......风狂卷着,魑魅一样发出呼呼的声音,片片叶儿被卷向空中又打着旋儿落在地上,飘零着它一生的灿烂,然后又被一双双无情的脚践踏它的美丽,没有人会怜悯它曾经带给大自然清新的空气和凉爽的绿色......我也同样要用一双“美丽的大脚”践踏这些飘落的美丽,因为我是凡人,我必须匆匆在这个世界上去寻觅,去拼搏。去买柴米油盐酱醋,去过五谷要分,四体要勤的辛苦生活......我曾经想慢慢捧起这些飘落的美丽,像黛玉那样去埋葬它们的瓣,可是央央大世界秋风扫起漫天的美丽,何曾是我收藏完的。它们来自大地又要回归大地,这是大自然的定律,它们的一生注定要在美丽绽放到尽头时归于大地融于泥土,然后紧紧的依偎在母亲的脚下,守护着,为母亲遮风挡寒,等到又一个春天来临时,它们会又一次在母亲的枝头上灿烂的绽放美丽。世界万物就这样轮回着,繁衍死亡......又繁衍又死亡......没有人可以阻挡。太阳落了明天照样会在东方升起,秋天来了,春天也会再来,叶儿还会再绿,秋风还会再来扫荡这个美丽的又有许多杂尘的世界......死亡的美丽无需去怜悯它们,回归泥土的美丽,下一个轮回会更加灿烂美丽! 
李总理:确保搬迁一户、稳定脱贫一户,为打赢脱贫攻坚战
  全国易地扶贫搬迁现场会9月16日至17日在四川省达州市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重要批示。批示指出:易地扶贫搬迁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齐贫困地区发展短板、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抓手。各地区各相关部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在规划建设、搬迁安置、就业安排、后续发展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已完成一半以上搬迁建设任务,成绩应予肯定。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进一步增强使命感、责任感和紧迫感,充分发挥基层干部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合理安排搬迁规模和进度,严格抓好工程质量,规范资金项目管理,实现精准搬迁、安全搬迁、阳光搬迁;聚焦培育内生动力,结合各地实际下大力气解决搬迁群众后续产业发展和就业增收问题,确保搬迁一户、稳定脱贫一户,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更大贡献。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汪洋出席会议并讲话。他强调,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开发重要战略思想,落实李克强总理重要批示要求,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严格执行搬迁政策,强化后续帮扶举措,着力防控风险隐患,切实提高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质量。
汪洋充分肯定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取得的积极进展。他强调,易地扶贫搬迁进入啃硬骨头的关键期,必须认真解决好倾向性问题,防止出现后遗症。要将有搬迁意愿、符合条件的贫困户全部纳入搬迁范围,因人因户落实产业、就业、社会保障等后续帮扶措施,确保精准搬迁、稳定脱贫。要严格控制住房面积和建设标准,合理确定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同步搬迁户补助标准,努力化解政策的“悬崖效应”。要科学规划安置点选址,规避灾害隐患,狠抓建设质量,改进户型设计,打造“安全工程”“放心工程”。要建立完善项目还款机制,着力推进拆旧复垦,用好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等政策。要总结推广四川等地好经验好做法,强化领导责任,加强资金项目监管,较真碰硬开展考核评估和专项稽察,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倾斜支持力度。
  两岁的时候我低头蹲在屋檐下的阴凉处用一根小棍玩地上的蚂蚁,父亲在旁边的大卡车上把一包一包的盐巴往库房里扛,路过我身旁时慈祥的笑一笑,用大手摸摸我的小脑袋。到休息的时候父亲在我身旁蹲下来笑眯眯的问:“丫头,吃糖吗?”我点头说:“七!”,然后父亲就捏一颗盐巴放在我的嘴里问:“甜吗?”我扑闪着大眼睛说:“钱”,父亲就裂开大嘴乐呵呵的大笑:“我闺女真乖!”。等到一车的盐巴都扛到了库房里后,父亲的背上扛的就是我了,这时候我的小手里拿的是一根真正的棒棒糖,甜甜的吸允着,幸福挂在父亲的脸上。
  
  四岁的时候我家的屋檐下挂着一个用麦秸编的小花蓝,里面有一个蝈蝈在鸣唱,因为我给父亲说过小朋友家有这样的花蓝和蝈蝈。
  
  六岁的时候我得了急性膀胱炎,父亲背着我去地区医院看病,整整一星期花了父亲二百多元钱,60年代的二百多元钱父亲要扛多少车的货物才能挣到呀!病愈后小小的我闹着要喝茶,父亲就背着我满大街的买茶叶,然后乐呵呵的看我喝茶。
  
  七岁的时候我硬要拉着父亲上山让黄蜂蛰一下,父亲低头问我:“丫头,为什么让黄蜂蛰爸爸呢?”,我说:“小朋友说了,让黄蜂蛰了的人能活一百岁!”,父亲把我高高的举过头顶,脸上盛开了菊花,大声说:“我闺女真好!”。
  
  八岁的时候我有一条用汽车内胎剪成的猴皮筋,长长的不细也不粗,剪的非常整齐光滑,每天下午放学后,我和小朋友高高兴兴在家门口跳猴皮筋,可是我不知道,为了剪这条皮筋父亲的手都磨出了血泡。
  
  十岁的时候我加入了“红小兵”,父亲乐呵呵的借来了木匠的家具,用心为我做了一杆红缨枪,长长光滑的枪柄,抢头是那种菱形的,很标准,用锡纸包过,抢头下面有一圈红色的穗,那是父亲用麻丝湛了红墨水做的,扛着那杆红缨枪,我老骄傲了一阵子呢。
  
  十二岁的时候父亲带我步行去县城里看朝鲜大片“卖花姑娘”,我没有哭,只顾听片子里的音乐和插曲,我看见父亲在哭,长到十二岁第一次看见男人哭,有点怕,回家的时候天很黑看不清路面,父亲硬要背我走,寒冷的冬天,父亲的背好温暖!
  
  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带我一起给母亲看病,拉一辆架子车,母亲睡在车子里,我坐在车前面,拉车的人是父亲,最后又无奈的在悲痛中送母亲去了天堂,我在窗户外面看见父亲一个人在屋里偷偷的哭,那是我第二次看见男人哭。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亲情。
  
  十四岁的时候父亲对我说:“丫头,爸爸给你娶个后妈吧,爸爸想要个男孩子给你做弟弟,将来长大了好保护你”,上小学五年级的我说:“好吧,我愿意”。不久我和父亲的家里多了一个关中女人,是我的继养母。从此我叛逆,我不再是父亲的乖乖女,我不和父亲多说话,每天晚上我独自躲在另一间小屋里想逝去的妈妈。
  
  十六岁的时候父亲拉我站在他的身边,眼睛里有亮晶晶的液体在动,用最和气的语言说:“丫头,咱不去农村插队好吗?咱上学,上高中!”,我坚定的摇头,坚定的说:“我要插队,我能养活自己!”然后回到自己的小屋关上了门。让长长的夜和寒冷伴随自己。
  
  十七岁的时候父亲在病榻中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丫头,以后自己要好好对自己,脾气不能倔,在农村干活的时候尽量干轻活,是爸爸不好,不该给你娶后妈,爸爸不在的时候你就回你的亲爸妈哪里去吧,继母不好,你不能再回这个家了,你已经是大姑娘了,要听爸爸的话好吗?!”我点点头,泪珠儿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突然我就理解了父亲、原谅了父亲,看见被病魔折磨的已不成形的父亲,我忍不住拥着父亲放声大哭,一切冰释前嫌,一切都被泪水化解…..可是迟了,父亲已病入膏肓再也不能陪伴我了,以后的日子要我独自走过,只有父亲的亲情、父亲的爱在我心中永远伴随…….
  
  三十多年走过太多的坎坷太多的磨难和痛苦,每次我都能从容对待从容走过,因为有父亲的爱在伴随我在鼓励我,我用爱的宽容对待一切,对待我身边的人和事,我把父亲的爱传递给我的孩子我的孙子、传递给我挚爱的亲人们。三十多年过去了,我早已为人母,可是忆起父亲我依然像个孩子,依然像在从前的日子……父亲的爱会伴随我直到永远、到我老去,爱仍然会继续,因为我把爱传递了下去……愿爱相随每个人!
  
  父亲是我的养父,养育我长大的亲人!
  
网站首页

爱心动态 捐助爱心榜 关注贫困 捐赠通道 扶贫成果

扶贫爱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All Serverd 2009-2017

渝ICP备11005524号 技术支持:时时彩平台计划群

联系地址:重庆市武隆区建设东路25号 咨询电话:023-85616943 FAX:023-85616943

爱心动态
捐助爱心榜
关注贫困
捐赠通道
扶贫成果